Parzn

「博君一肖」平行空间

温柔腹黑小少爷博×跳脱慢热摄影师战

会有副cp 阅读本文前请先阅读下面的设定 私设众多⚠️

群像设定

OOC⚠️

灵感通通通通来自耶啵的新造型(帅哭我)

三中交流会社团成员表及年龄

第一代 贺鹏 王翌舟 30

第二代 于斌 28

第三代 肖战 27

第四代 李泊文 27

第五代 曹煜辰 26 宣璐 25

第六代 刘海宽  24 朱赞锦 24

第七代 纪李 23 王皓轩 23

第九代 王一博 21 汪卓成 22

第十一代 王艺霏 20

第十二代 陈卓璇 17 漆培鑫 18 宋继扬 18

郑繁星 19 郭丞 20 是M市在读大学生,肖战工作室的实习生。

还有什么之后再补上

设定特殊,不懂可问。

希望在另一个世界里面写一段相似的情感。

–––––––––

Chapter1.

入夜

肖战躺在床上倚着自己的爱人,噼里啪啦敲着手机回复着信息。

王一博拿着洗好的葡萄说道,“张口。”

肖战呆呆地张开嘴,王一博塞进一个葡萄,肖战咬了一口,葡萄的汁水立马灌进整个口腔。

“好甜啊!像王老师你一样。”肖战边说还边向王一博抛了个媚眼,然后继续噼里啪啦地打着字。

“说吧,又想买什么东西?”罢了他又送了一个葡萄到他嘴里。

肖战突然坐起身说:“诶嘿嘿嘿,王老师真聪明,应该有奖励的是吧。”随即便在王一博的嘴角轻轻地舔了一口。

“嘶……”王一博倒吸一口气,“肖老师真的是越来越会撩人了……”

“所以王老师……哈苏出了一款新的镜头……价格嘛要个几万……”肖战突然趴到王一博的耳边说:“你看能不能资助我一下,我想要……”

“我现在也想要。”王一博淡淡地说。

肖战一时还没明白,只是愣看着王一博,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刚要举起的手就给王一博拉到床上。

“好啊王一博,你现在都会开车了。”肖战不满地哼了几句。

王一博没说什么,把肖战圈在怀里又喂了一个葡萄。肖战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在他的怀里,伸手搓着他的头发。

“诶王一博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肖战兴奋地看着他,眼里全是星星般的光芒。

“嗯……是在……”

王一博还想说什么,肖战却插道:“是在那场私会是吧……你还记得吗?就是三川组委和学校办的的交流会。”肖战抬头仿佛等着王一博的回复和肯定,而后者只是眯着眼,并没有回答他。

“啊什么嘛……你根本就不记得啊……”肖战撇撇嘴,“明明就是去年的事情啊……”

王一博把想要逃走的人紧紧圈住,双唇覆上了那人微红的脖颈,有点霸道地亲吻着他,从喉结到耳根。密密麻麻的红痕和因情欲而带来的羞愧感攀上了肖战的身体。

“啊看起来肖老师才是不记事的那个人呢。”王一博的手探进肖战睡衣中,指尖划过肖战的背骨,一节一节地,轻轻地,慢慢地。

“其实啊……我初一的时候就见过肖老师了……肖老师居然没有印象,那这就不怪我咯……”

王一博不安分的手继续深入,此刻肖战的脑子里面打着结,愣是想不出来什么时候看见过初一的王一博。

那个时候还太小了吧。肖战心里默默念道。况且自己那个时候就算见过也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啊…

其实对于肖战来说过去27个春秋他过得非常充实,作为摄影师的他经常出门,一个人一个包就能辗转各地,在学校本就接触很多人,出去之后又结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初一的王一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肖战确实想不起来。

他已经很满足了,27岁之前的他以为这些就是幸福,父母健在,还有一份喜欢的工作,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也许没有人会比他更幸运了。

但是肖战转念一想其实遇上王一博才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他一直认为遇上王一博是一个意外。可只有王一博自己才知道为了追肖战不知道打了多少小算盘。和失败的次数相比,成功的次数就看起来少得可怜了。

交流会是肖战第一次正式见王一博,也是王一博小算盘第一次打成功的时候。

交流会是一种学术性的盛会,每年很多拥有交流会社团的学校都会举办交流会,邀请附近地区或者全省乃至全国交流会社团成员参加。

那是三中交流会社团成立的第十五年。为了纪念第十五年,三中交流会社团联系了之前的大部分社员一起来办会。社团里面毕竟都是些高中生,有些高三的孩子还要准备高考,他们处理事情远不如已经在大学里面的老油条们利索,索性这次交流会的事务就交给进入大学的前社员们。

王一博就是其中一个。他是三中交流会的第十代社员,在高中的时候就是社团的行政总监。和他同一届的汪卓成是社长,两个人都没有逃脱被拉来办会的命运。

肖战作为第三代社员自然收到了邀请函,但是办会的时候他还在跑外景,实在抽不出身,便没有答应办会。等到会议最后发出新闻媒体邀请的时候,肖战又来了兴趣,打算以工作室的名义去参加媒体行列。

嗯,真香……肖真香暗暗在床上想到,那个时候明明跑完外景回来真的特别累说好不去参会的,没想到还是抵不过那股子对交流会的热情。

开会当天肖战只是简单地穿了白衬衫和西裤。交流会的时间在暑假期间,天气正是最热的时候,肖战受不了炎热,还极易出汗,所以一切正装能从简就从简。况且自己还要扛着自己的炮,肖战只希望会场的空调能凉快一点。

到会场签了到之后他就拿着自己的相机在会场里面瞎拍。真的好多人啊……肖战暗自感叹道。当年在他那一届社团里面就他和另外两个男生,三个人一起抗下办会的所有事情。那个时候知道交流会的人还少,三个人就一直没日没夜地宣传会议,出力出时间,让这个社团走向正轨。不过现在他也联系不到另外两个人了,肖战也没在出席名单中看到他们的名字。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可岁月漫长也会把热爱消磨吧……那为什么他没有呢?

“肖战!”

肖战的思绪被打断,转头一看居然是带自己入社团的学长于斌。说是学长可于斌也才比肖战年长几个月,两人差不多大,高中的时候在社团里面的关系也极好。

“斌哥!你来啦!”肖战此时心里百感交集,仿佛又回到自己高中时代。

“你这小子!当初不来办会我还和社员们在群里吐槽了你好久,啧啧啧还是偷偷摸摸地来了吧。”

“群?什么群?”肖战满脸雾水。

“你作为社团成员居然不知道啊,就是大家建了一个三中交流会微信群,三中过去的社员和现今社团成员都在里面……来来来我拉你进群。”

肖战掏出手机进了群,还没来得及看消息就被于斌拉进了人群中。

“小战啊我可跟你说这次会议真的特别盛大,你肯定认识不少人……”

于斌话还没说完李泊文和曹煜辰就飞奔到肖战面前。

“战哥!!!!”两个人的声势着实把肖战吓一跳。

不过肖战不能否认这种感觉是真的很美好……一群熟悉的人在他面前,好像自己又回到过去和这些后辈打打闹闹的时候。这种感觉确实久违啊……

“诶小战你怎么哭了……”于斌匆忙拿了张纸巾递给肖战。

肖战只是摇摇头笑着说没事就是好久没到过那么熟悉的人了。两个小辈的男孩笑着调侃肖战,想让他开心起来。肖战吸吸鼻子示意自己没事就是情到浓处有点情不自已。

“好啦……我没事了,别都围着我啊……诶对了这次办会的除了三川组委,我们学校怎么出力的?”肖战巧妙地岔开了话题,不过他也确实对这次交流会很感兴趣。

李泊文接道,“这次三中社团给的总监是海宽,是六代的社长了。然后行政那边出的是十代社员王一博和他的社长汪卓成,学术这边是咱们的一代社长鹏哥和学总翌舟哥,技术那边就是我,煜辰和宣璐了。”

“其他的社员就分配到这些部门之下工作,不过你还别说这次准备时间虽然只有三个月,但是行政部门真的太给力了,一博和卓成办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真的是后生可畏啊!特别是一博!据说场地本来租费超支,他硬生生让别人减租还来了一笔一万多的赞助。真的是厉害啊……”于斌是忍不住地夸赞这些后辈们。

肖战和这几个人又唠了会嗑,便又扛起相机在会场里面拍照。他想多记录一下这次会议,很想很想把这些好时光收集起来打成照片。

他这会正出神地站在会场里面拍照,稳定相机的那一刻似乎瞟到有人在他身后。按下快门后转身便看到身后的人背着手盯着自己拍照。

肖战瞄了眼他胸前的牌子。

王一博,他慢慢地念出了上面的名字。

真是个好看的男生啊……肖战想到。王一博穿着条纹衬衫和格子西裤,胸前的领带长长地打到西裤里,上面别着淡金色的胸针,脖子上挂着的配饰和领带的颜色相得益彰。金属眼镜框,赤金色戒指,无不透露出他身上的贵气和成熟。

他就这么背着手,站在肖战面前。肖战居然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王一博也只是淡淡地向他微笑一下,微微地弓了身子示意。

于斌突然和一堆人走了过来,揽住王一博的肩,“小战这就是一博。”然后指着其他后辈挨个说,“这是海宽,卓成,浩轩,继扬,赞锦,纪李,艺霏……”

大家挨个激动地向肖战问好,而王一博依旧是很温柔地笑了一下,向肖战点点头。肖战也是很有礼貌地一一回应了他们。

“没想到战哥比照片上的好看多啦!”

“是啊是啊,真的是……”

“我之前还觉得真人和照片不符呢…没想到真人更好看啊…”

一堆后辈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肖战被夸地有些不好意思。想要向于斌求助,没想到王一博先开口了。

“大会还有五分钟开始,请各位先入座吧!”

“对,先入座吧……等看开幕式完了以后再继续谈吧。”于斌此时也出来帮肖战解围。

小辈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肖战也找到了自己位置坐了下来。

他转头无意间看到她身边的姑娘搓着自己的手,神色十分紧张。

肖战轻笑着问道,“你是三中的吗?”

那姑娘好像被吓一跳,愣了一下然后答到,“肖……肖老师好……诶您怎么知道我是三中的?”

“诺,你的牌子上面写的。不过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你看起来挺紧张的啊。”说罢便指了指她胸前的牌子,又很快地放下了手。

姑娘点了点头笑着说:“我是三中社团的十二代社长陈卓璇,肖老师在学校社团很有名的。其实如果作为同辈的社长参会我是不会紧张的,但是这次会议的前辈们太多了,大佬也很多,难免有些拘谨和紧张……不好意思啊……”

肖战摆摆手,“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的,你看前辈们就坐在你们面前,我也是,也没有很凶吧……放轻松,来参会就是来增加见识来开心地玩的,别想那么多了,哦对了你要是不介意叫我战哥就行……肖老师总感觉怪怪的……哈哈哈。”

陈卓璇看到肖战这么平易近人,悬着的一颗心也慢慢地下落,“肖老师……噢不是……战哥您真的是很亲和的一个人呢……谢谢了。”她向肖战点点头。

陈卓璇的话音刚落主持人宣璐的声音就响起,“大会即将开始,请各位成员立即入座,谢谢。”

“没事,在会上好好表现,加油。好了不说了大会要开始了。”

肖战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

第一章的话就是大家的出场了,一博和战哥的感情线下一章放出。

不知道前面写得会不会有点啰嗦,但是我想要写出的是这个圈子里大家的情感,慢慢看吧。

第一篇应该也能看看出来一些人的性格和处事方式,大家可以仔细看看。

渣剪Ⅰ陈情令Ⅰ群像Ⅰ略cp向

夏日

/脑洞来源于破产姐妹和午夜巴塞罗那


/一发完

 

/ooc,私设众多,脑洞奇特,思想开放

 

/这篇是真的适合虫绿,有年龄差,Peter25 Harry18(差一点)

 

/标题和内容无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大关系

 

/关于ID我也不知道外国人的身份证啥样你们忽略看就行。

 

 

Peter看到一位少年睡在在家门口的长椅上,他刚刚加班回家,累得很,夏夜闷热的天气着实给心头添了把火。他摇了摇长椅上的少年,没好气地问到:“诶,你怎么睡在这里?起来了,这是我家门口,麻烦你去找别的地方睡。”

 

少年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着眼睛问:“你家吗?太棒了呢!你是Parker先生吗?我看到你在门口贴的应聘广告了,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少年显然还没有完全睡醒,说话声音都是低低的,有点软软的。

 

Peter看呆了。哦这该死的看外表的社会,他心里暗自骂到。

 

“你?可是你看起来还没有成年,而且我并不觉得你可以来我家做类似于管家或者保姆,哎呀随便怎么说反正我觉得你不适合,去吧去吧,你赶紧回家吧!”Peter不是傻子,再好看的人也不能说带回家就带回家,况且这个家伙看起来也不是很大。

 

他确实这几天贴了个广告,希望有人能来他家做管家,帮他管理生活上的琐事。原因只是因为Ms. May前几天来到Peter的住宅,才发现Peter除了工作就是睡觉,生活一团糟,每天的休息时间就只会扎到数不清的实验里面。Peter也不是不会照顾自己,他解释是因为自己太忙了没时间打理生活,May建议他找个管家,帮他管理,或者一个保洁阿姨,至少让房子看起来更干净。拗不过May的Peter只好贴了几份广告,打算等May走了以后撕下来,可是这几天事情一多,Peter也忘了把广告撕下来了。

 

“不不不,我已经成年了Parker先生,给你看这是我的ID,我确实需要这一份工作,我相信我会做好的,也请您相信我好吗?”Harry低着头问到,活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手伸着把自己的ID给了Peter。

 

Peter接过ID看了看,想了想,问到,“你23岁?可是完全不像啊。”

 

“我长得慢,我们那边的人也经常这么说,我上大学的时候也有人这么说。”

 

Peter眯了眯眼,说:“既然是上过大学的人,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找工作?还是我家?”

 

Harry小心翼翼地问到,“那个……那个……可以不说吗?这是……遇到您的广告也是意外。”

 

Peter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不愿谈起的事情,立马说了句,“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放在心上,你叫Harry是吧,我是Peter Parker,你的新雇主。那个关于雇佣合同的事情我们可以进去以后再谈。”

 

该死,这个男生真好看。Peter心里想到,这也许就是他会答应的原因吧。

 

Harry抬头看了眼Peter,难掩眼里的欣喜,“太感谢您了,您真是个好人。”

 

Peter帮Harry拿着东西,说是东西其实也就是一个黑色帆布袋。两个人并肩走进了Peter的房子。

 

两个人进了房间,Peter摆摆手,“你别介意,我的房子一直都是这么乱,以后还要你上心。”

 

“没有没有,太谢谢你了。“

 

Peter拉了两把椅子坐下来,说到:“我这边的话,包吃包住但是吃的话需要你做,一月工资的话……你觉得多少合适。”

 

Peter是个工作狂,现在在一家公司里面搞科研,一个月收入丰厚,但是对于社会上这些应聘雇佣的工资也确实不了解,所以他只好反过来问Harry。

 

“您给多少我收多少,您看可以吗?”Harry搓搓手。

 

“嗯,好的。今天那就这样吧,那个我看你包里面什么都没有,今天晚上就先凑合着吧,我给你找一下必需品,你先过完这个晚上,明天不够的话我再帮你买。你对这一块地方熟悉吗?需要我明天带你认路吗?”

 

Peter Parker 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答应一个比自己小的人。而且他并不像是在雇一个管家,反而是在照顾一个小朋友。但是Peter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Harry的眸子对着自己的时候,Peter就拒绝不了他了。

 

Harry第二天起得非常早,他看了看Peter厨房的冰箱,还好里面还剩了点火腿和牛奶。他拿起Peter似乎很少用的围裙,上面沾了灰,Harry抖了抖围裙。

 

等到Peter起床的时候,Harry已经把早餐端上了桌子。Peter愣了一会,呆呆地说了声,“谢谢。”

 

“欸?其实不用说谢谢……很感谢Parker先生能给我这份工作。”

 

“你直接叫我Peter吧!”

 

“嗯,谢谢你Peter。”Harry朝他笑了笑。

 

Peter解决早餐之后准备去上班,Harry问他能否顺他去超市,他想去买一点必需品和食物。Peter点头答应了。

 

Peter开车,Harry坐到了副驾上。

 

“你叫Harry是吧?”

 

“嗯。怎么了吗?”

 

“你…知道回家的路吧?”

 

“我方向感很好,只要您把我送到超市或者商场就行。”

 

Peter带着Harry来到商场,给了他一些钱,说这是日常的花销支出,Harry本不想拿,最后还是揣在兜里了,毕竟人这一辈子最不可能和钱过不去。

 

Harry在商场里面逛东逛西,买了一堆东西回家,Peter给的钱根本不够,Harry小少爷拿着自己的银行卡从取款机里面又取了些钱才解决这个问题。

 

他带着一堆东西慢慢走回家,沿途经过一家书店,眼睛又开始放光,买了几本书以后兴高采烈地回到了Peter家。

 

傍晚Peter到家的时候,Harry在沙发上,捧着一本书,但是已经歪头睡着了。

 

Peter看着Harry,一瞬间居然有些失神。Harry浅眠,迷糊着看到Peter回来以后,立马坐了起来。

 

“Peter你回来啦,那个我现在给你做饭。”Harry有些慌乱地把书丢到一旁,想要起身。

 

Peter突然拉住他,对他说,“不……我已经吃过了……你……你去休息吧。对了你有手机吗,我们可以加一下电话,方便联系。还有就是那个雇佣合同我已经打出来了,你签个名。”Peter说罢从包里面掏出合同。

 

“手……手机……哦好。”Harry掏出自己的手机存了Peter的号码,Peter没看见的是,Harry眼睛里面的一点点失望,因为Harry本以为今晚可以和Peter一起吃晚餐,他草草地签了名就拿着那本书低头走了。

 

“Harry!”Peter突然叫住了他。

 

“呃?嗯?”

 

“我感觉你好像不是很开心?”

 

“没……没有……”Harry否定了他

 

Peter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胸口,低着头深吸一口气说,“好的……嗯,晚安Harry。”

 

“晚安。”Harry淡淡地回了一句。

 

Peter也是郁闷地回到了床上,他总感觉虽然才见到Harry两天,可是蔓延在自己身体里的这种感觉非常不对。那个时候Peter还不知道那种感觉就是一见钟情。

 

天气慢慢转凉了,Harry来到Peter家已经两个月了。

 

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好,Peter一下班就奔回家里,而Harry多数时间都会在家里等着他。

 

Harry不是没想过向Peter坦白自己的身份,奥斯本集团还有几个月才成年的小少爷。但是每一次又害怕Peter拒绝,或者厌恶。

 

其实Harry很早的时候就见过Peter,他知道Peter在自己家族的公司工作,他喜欢Peter。一个多月前,Harry和家里人又爆发了争吵,Harry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决定去他暗恋人的家里碰碰运气,假装自己是来找工作的,找几个朋友做了假的身份证,然后就顺理成章地住进了Peter家里。他没想到Peter居然这么好骗,从头到尾都没有怀疑他。

 

反观Peter呢,Peter也不是没怀疑过这个人的来路,但是那双眼睛,怎么看都不像是骗子啊。Peter暗暗地在心里念到。

 

Harry一天天地在Peter家里也能放得开了,两个人一起在家里做饭,打游戏,看书,看电影,一起出门买东西。Peter偶尔也会怀疑这是不是梦。

 

但平静的生活是在Harry接到一通电话之后被打破的。

 

那天下着小雨,Harry被告知自己的父亲已经病重去世了。是在半夜走的。所以没来得及让Harry看上最后一眼。

 

Peter只记得那天Harry挂了电话就往外跑,他跑得特别快,Peter根本追不上,Peter开了车,但是车走到路上的时候Harry已经不见了。

 

Peter不知道发生了什么,Harry什么都没说,就跑了出去,没有解释,没有原因,没有告诉他那通电话说了什么。

 

Peter生气,但是更多是担心。

 

他在家里等着,然后看到手机的通知:奥斯本集团创始人诺曼·奥斯本先生凌晨逝世。

 

Peter突然怔了怔,想起自己曾经奥斯本先生对他的鼓励,奥斯本先生给他和他整个部门的支持。心中百感交集。人就这么走了,可是Peter甚至还没有真正地认识这个温和的老板。

 

Peter一直发着呆,直到凌晨Harry的电话打过来。

 

说话的不是Harry,而是另一个人,他告诉Peter Harry在酒吧一直喝酒,都喝醉了还是劝不下来,嘴里一直念着Peter的名字。几个朋友想了想也许能在手机里找到那个Peter劝住Harry别再喝酒。

 

Peter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开车到了酒吧。

 

Peter进去的时候Harry已经躺在沙发上醉地不省人事了,Peter自然是窝火,消失了半天的人,最后发现居然是在酒吧买醉。

 

Peter扶着Harry,拍了拍他的脸,Harry睁开眼睛,笑了笑,Peter是你啊。

 

Harry的朋友对Peter说Harry心情很不好,要安慰安慰他,毕竟自己的父亲去世谁都不好受。


Peter一听,突然问到,“所以这位是……”


Harry的朋友一头雾水,他们问Peter难道不知道Harry是奥斯本先生的儿子吗?


Peter睁大了眼睛,看了看Harry的朋友看了看怀里的Harry。


Peter终于知道Harry突然离开的原因了。

一切都有了定论。但是无论怎样当务之急都是把Harry带走。


Peter和Harry的朋友道了谢,立马拖着Harry到了车上,Harry喝醉了但是一点都不老实,一直在无意识地发出一些声音,那些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面,被染上了别样的意味。


到家后,Peter把Harry抱到房间里面,想要给他洗个澡,没想到Harry醉醺醺地十分挠人,一直抓着Peter的手不放,然后他掰过Peter的脸,对着他的嘴就是一个亲吻。


Peter我好喜欢你呀。Harry捧着他的脸呆呆地笑到。


Peter倒吸一口气,胸腔里面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Harry的手脚也不安分,脚一直在摩擦着Peter的大腿,而手则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把自己的衣服一把脱下来,将Peter的身体拉过来紧紧地抱着。


 是个人都忍不了。Peter眯着眼看了看Harry,舔了舔嘴角。


“Harry Osborn先生,你现在是我的了。”

 

……

当Harry迷迷糊糊地从床上醒来的时候,Peter正在床边冷冷地看着他。他对上了他的眼神,已经来不及想为什么会腰痛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红印在自己身上。


他害怕Peter对他露出那副表情。


“小少爷您醒了?”Peter淡淡地问到。


Harry仿佛被射了一箭,动弹不得,只能吐出几个字,“你……你都知道了……”然后愧疚地慢慢地低下了头。


“嗯。所以您为什么要戏耍我这个小员工,您明明是奥斯本家族的小少爷,您是不是太过于无聊了……您对我说的话到底有多少真,有多少假?”Peter问他。


Harry吸吸自己的鼻子,好久都没发话。然后他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沙哑地说到,“我……我……还有几个月才18岁……除……除……除了这个……其他……都是真的……”


Peter这才发现他哭了。但是一听到Harry还没有成年,Peter突然大声地说到,“???你说什么???你还没有成年????”


所以说昨晚自己是……和Harry,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上帝啊Peter Parker啊你到底在干什么。所以你是睡了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我的天啊。


Peter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干净响亮。

“对不起……昨天晚上……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你是未成年。”他有点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


“对不起我不该骗你对不起……”Harry说罢,眼泪又一滴一滴地往下掉,“这件事情……不怪你……”


Peter慢慢地冷静下来,看着Harry。Harry被他盯得有些发怵。


“Peter你生气了吗?”Harry小心翼翼地问到。


“嗯。”Peter还是盯着他。


“……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Harry低着头软软糯糯地问到。


突然Peter笑了一下,然后问Harry,“你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吗?”


不说还好,一说Harry的突然就眼泪止不住。

“我……我不是故意要去酒吧喝酒的……我……我父亲去世了……我真的……连他最后一眼都没看到……我知道我和他一直没有什么感情……可是……可是……可是他就那么走了……我真的……这个家族里面就剩我一个人了……孤零零的……好像……从小就是这样……然后然后我很难受就跑去了酒吧喝酒,我……我记得你来找我……然后把我带了……带了回来……”Harry说到这里眼泪是止住了,可是耳朵却变得越来越红,头也越来越低,“然后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Peter点点头,良久才问。

“Harry Osborn先生,如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Harry只记得他点了点头。